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哑夫农妇》哑夫农妻种田忙免费 straight(直人文) 哑夫农妇GC

更新时间:2021-02-14 20:01:46

《哑夫农妇》哑夫农妻种田忙免费 straight(直人文) 哑夫农妇GC 连载中

《哑夫农妇》

来源:作者:锦夕何年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赫连香,尉迟锡

《哑夫农妇》是锦夕何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哑夫农妇》精彩章节节选: 正在赫连香泡澡之时,尉迟锡从山上打柴回来了。他见...展开

《哑夫农妇》免费试读

正在赫连香泡澡之时,尉迟锡从山上打柴回来了。他见家里闭门插锁,便以为赫连香在休息,他轻轻的将肩上的柴火靠墙边放下,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扰了屋里人的美梦。

随后他又找来一个小凳子坐在房檐下纳凉,他一边用手给自己扇着风,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好似一只为主人守门的猎犬。

还在泡澡的某人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管在浴桶里游来游去的小狐狸,手拖着香腮继续思索着生计问题。

待她盯着浴桶里游来游去的小狐狸片刻之后,她的脑子里灵光乍现。有了!

什么有了?当然是解决生计的方法有了。

赫连香高兴的从浴桶里站起来,水洒了一地也浑不在意,拿起放在一旁的浴巾将身上擦干,嘴里一边哼着奇特而欢快的调子,一边给自己穿着衣服。

小狐狸随着她的节奏在浴桶里游来荡去。乘太不备,赫连香一把将它从水中提起,吓得吓唬你“吱吱”叫唤。摊上这么个无良的主人,也不知它是幸还是不幸。

赫连香将自己和小狐狸搭理好之后才去开了大门,只见一个忠犬似的男人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眼里还诉说着哀怨。

不过这哀怨在他眼里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惊讶代替了。因为他发现他的小妻子怀里抱着一只彩色的小狐狸,这只狐狸别的地方都跟普通狐狸一样,只有头顶的一缕火红色的绒毛以及彩色的尾巴显示出了特别之处。

赫连香见他如此也不隐瞒,就说小狐狸是她上次去青山上时遇到的,发现它特别可爱,她就想把它带回家养着,可是当时没有分家,不方便养着它,就让它先留在了山上。这不现在搬了家,有地方养它了,所以就把它领了回来。

尉迟锡听到这里暗自皱眉,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女人胆儿也忒大了,居然还敢一个人去青山上。

而且这只狐狸这么特别,怕会招来什么祸事。

赫连香知道他担心她去青山上会遇到不测,又怕引来麻烦,于是撒娇的拉着他的袖子,晃啊晃,只晃得他没了脾气。

罢了,罢了,既然小媳妇喜欢,且让她养着把,一切都有他在。

入夜,赫连香和尉迟锡躺在床上,相依相偎,只见赫连香的小嘴吧嗒吧嗒不停的说着什么,而尉迟锡则时不时的点头附和。

仔细听来,是这样的。

“相公,今儿个(今天)我想到了一个挣钱的法子,我说了,你听听看?看我说的行不行的通,如果行不通,你且把它当个乐子。”

其实她对自己的点子很有信心,根据这个点子她也想了很多,但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大历朝行不行的通,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些东西,毕竟她才来到这儿不久,她一直呆在北河村,连镇上都没去过,对这里真是两眼一抹黑。

这也就有了上面她向尉迟锡寻求意见的情况。

尉迟锡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示意让她说来听听。

赫连香理了理思路,道:“我们家门前不是有条河吗。我想里面应该有鱼吧?”

男人点点头,表明河里确实有鱼。

得到肯定答案的赫连香有些高兴,继续说:“我们可以弄些鱼来卖。”

男人并没有否定她的提议,只是用两人才懂的方法告诉她,门前的北河里确实有很多鱼,但是很少有人能捉的到,就是捉到鱼也是那些个头比较小的,大鱼只有那些会打猎的人偶尔能得到。

赫连香懂得男人的意思后,更加高兴了。别人捉不到鱼才好啊,要是人人能捉到,那哪儿还在市场呢?

北河的水流很湍急,常年不曾干涸,就是全国大旱的年份,北河都还有细流。水是生命之源,许多村庄都沿这条河而建,北河村只是北河上游的一个小村落。

这么湍急的水流捉不到鱼实属正常,更何况他们还沒有高明的捕鱼工具了。

赫连香想着现代各种的捕鱼利器,不得不再次感叹人类文明的伟大。

不得不承认,人类不断发展进步这么多年,一直致力于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赫连香给了他一个眼神儿,让他安心,她绝对有办法捕到鱼,不过那些制造捕鱼工具的材料他们家没有。

所以二人决定明日先去镇上看看,顺便把尉迟锡今日打回来的柴拿去卖了,虽然卖不了几文钱,好歹也可以贴补家用不是。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尉迟锡担着柴火,赫连香背着背篓,两人伴着星光朝平安镇走去。

赫连香作为一个标准的现代人,到底是坐惯了汽车。就这坑坑洼洼的土泥路,还没走到去镇上的路的一半儿,她的脚就被磨得受不了了。尉迟锡为了照顾她一直放慢了脚步在走,他看到赫连香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心疼了,虽然他想背着她去,可是还有一担柴火和一个背篓不是,他只得放弃了这个念头。

于是大手一挥,决定就在这儿等着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去镇上的牛车。

北河村虽不富裕,但大家的日子都还过的去,村里有闲钱的人家也不少,舍得买牛车的人也有那么几个。尉迟家是例外,虽然他们家是富户但刘氏很抠门,舍不得买牛车,每年农忙的时候都是从别人家借的牛犁田,他们家的钱都被刘氏把持着,全用来供她的幺儿子读书,毕竟她还指望着当老夫人,老太太了。

在他们将要心灰意冷之际,只听见远处传来“嘚嘚嘚”牛拉扯的声音,二人这才又打起了精神。

驾着牛车而来的正是他们的大熟人赵大柱(又称赵大哥),二人见他一个人架着牛车,且车上还是空的,顿时觉得自己这真真是撞了大运了。

赵大柱为人本就热心,且与尉迟锡夫妻二人交好,听完他们要搭便车的请求,二话没说便让二人上了牛车。搞的尉迟锡夫妻感动不已。

赵大柱这人人高马大,心思活泛,又会说话,办事踏实,交际面广,村里村外的人都愿意找他帮忙,当然,这忙不是白帮的,得付酬劳的,人家也还要过日子,还有一大家子要养的说。

这不,今日他刚好要去镇上办事儿,所以就早早的起了床驾了牛车去镇上。所以说,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正巧就遇上了尉迟锡夫妻二人。

三人坐在牛车上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才来到了镇上,这对于第一次坐牛车的赫连香来说实在是煎熬,牛车虽然走的慢,但是路面太不平坦,他们坐在上面颠来颠去,屁股都颠痛咯,不过与走路比起来还是好些。

到了平安镇的镇口以后,尉迟锡与赫连香夫妻二人下了牛车,他们本预支付几文钱给赵大柱作为车钱,但赵大柱坚决不要,二人只得作罢。

赵大柱还说:“如果你们办完事儿还想坐牛车回去,就在这里等我。我大概午时能到这里,我载你们回去。”

二人连连称谢。

之后,赵大柱就驾着牛车离开了。

尉迟锡和赫连香先去了卖柴火的地方将柴火卖掉。这么大一担柴火才卖了十二文钱,这里的钱真不好挣,赫连香暗自感叹。

然后她们才去了卖其他杂货的地方逛,看能不能淘到赫连香想要的东西。在平安镇,所有没有店面的商贩只能到官府指定的杂货街买卖。

赫连香不指望在这里能有什么尼龙纤维、聚乙烯之类的东西,她只希望能买到粗布和麻就够了。

还好上天垂怜,她真的在杂货市场淘到了这些东西。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她终于把家里仅剩的一两银子全用来买麻和粗布了。现在仅剩下的银钱就只有刚刚卖了柴火的十二文。

尉迟锡用背篓背着这些刚刚花光家里所有银钱买来的东西,心里没有丝毫波动,虽然他不知道小妻子买的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他立志作要作一个疼爱妻子的好男人,妻子花家里的钱是理所应该的,他背东西啥的也是应分的。

不知道该说这人是傻好,还是傻好。

尉迟锡将她护在身上,继续陪她在街上溜达着。别看赫连香东看看西瞧瞧啥都没买,虽然她本来就没钱买,可她也不是白逛的,她可是在做市场调查。

不过她逛完所有的杂货街也没看到她将要卖的东西,就连卖鱼的人都少的可怜,就算有那么两个,他们也都是卖的鲜鱼且数量很少。为此,赫连香着实高兴了一把。

她拉着尉迟锡欢快的向等牛车的地方走去,因为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挣钱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