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得生个救世主》蜀山救世主 精彩阅读 我得生个救世主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1-02-10 15:02:44

《我得生个救世主》蜀山救世主 精彩阅读 我得生个救世主精彩试读 连载中

《我得生个救世主》

来源:作者:云里山人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舒棠,丽莎

主角叫舒棠,丽莎的小说是《我得生个救世主》,它的作者是云里山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舒棠被带到了素斋阁。 她看了一眼云雷,没有...展开

《我得生个救世主》免费试读

舒棠被带到了素斋阁。

她看了一眼云雷,没有下车。

“耽误你一上午的时间,午饭就由我来请吧。”说罢,云雷下车,并且走到舒棠那侧的车门外,把车门打开。

舒棠内心抗拒着,然而她太清楚这位云少将的性格了,给她开车门这个举动可不是意味着绅士,而是在表达着不容拒绝的意思。

·

进入一个包厢,云雷点了几道菜。

舒棠注意到,里面有几道菜都是上次和聂宇见面时,自己点的那几道。

果然,那次见面被监视了。

上菜需要一点时间,舒棠觉得她和这位云少将没什么好聊的。不过小金睡着了,那就玩儿会儿自己的终端吧。

云雷也保持着沉默,他并没有主动找话题,不过“话题”这种东西也不需要特意去找,关键在于此时此刻不方便说那些事情。

菜上的很快。

舒棠有些惊讶,现在可是饭点。不过随即,她就反应过来了,忍不住看了对面一眼——特权真是方便。

舒棠动筷了,不过这次吃饭的感觉比不上和聂宇那次,虽然是同样的菜肴,可她有些不知其味。并不是素斋阁的厨师换了,而是——她没了品尝的心情。

对云雷,她的感觉很是复杂。

这是她想逃离的人。

一想到重生前他隐瞒的她好苦,他骗的她看不出一丝破绽,她就知道,这是一个她不擅长应对的人。

舒棠很快吃完了,她吃的不多,胃口明显没有上次来的时候好。

云雷一直在暗中关注着舒棠,此时不由的问道:“是菜不合胃口吗?”

舒棠微微摇头,“早餐没吃,所以我中午也吃不太多。”要抽血,所以早上空腹了。

云雷放下筷子,“是我失误了,再点一份粥如何?”

舒棠依然摇头,“我吃饱了。”

她看向云雷,“谢谢你请客。接下来没事的话,我可以回去了吗?”

这么说其实很不礼貌,因为明显要请客的人还没吃完,被请的就“卸磨杀驴”。

不过,舒棠真的是不想继续和云雷在一起了,而且,她还知道,这位云少将早已经辟谷了,吃不吃的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舒棠姑娘稍等。”

云雷打了个手势,很快,服务员就把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同时送来一壶茶水。

服务员离开后,舒棠的精神力立刻“看”到有一道结界张开,把她和云雷罩在其中。

“云将军想说什么?”

“你身上的封印,不知你是如何想的?”云雷沉声问道。

舒棠微微挑眉,“那位齐老前辈不是说了么,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难道云将军还认为我身上有封印?”

云雷点头,“我相信我的感觉。同时,齐老也说了,只有比他还要强大的人设下的封印,他才会什么也感觉不到。”

舒棠无声叹气,封印这件事情,实在是不想让云雷参与进来。可是,目前看来,她根本就找不到有力的理由拒绝他。

她果真,不擅长应对这个人。

“我回想了下,如果真的有封印的话,那应该只可能在两个时间段发生的。一个,是在我记事之前,一个是在地震发生后,我被救出之前。”

云雷若有所思。

“或者,有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可能,就是我姑母做的。”舒棠开了小玩笑。

云雷微微摇头,“你的姑母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点已经很明确了。”

“那我的父母也都是普通人这点,也很明确吧?”

舒棠极其小心的试探,接着立刻说道:“那看来就是地震那段时间了。”

云雷敏锐的抓住舒棠语气的变化,一边沉思一边问道:“舒棠姑娘是那场‘九·九地震’的幸存者?”

“……”

舒棠无语的看过去一眼,“难道你不相信你得到的资料吗?我还因此得到一笔数额不小的补偿金呢,政府那里都有记录的。”

“那舒棠姑娘可知道……”

云雷顿了下,一眼不错的盯住舒棠,道:“那场地震并不是自然形成的。”

舒棠不禁震惊。

“不是自然形成的”是什么意思?

“你……你不会是说,这场百年来最强地震是人为造成的?”

云雷点头,目光依然锁着舒棠。

舒棠简直不敢置信,但她知道云雷的性子,在这种事情上,他是不会说谎的。

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两手握成拳,“所以,我这是有仇人了?”

她要为她的父母亲族报仇雪恨,她整整一族的亲人啊。若不会姑母早年和家里意见不合,外出求学后再不曾回家,姑母也要命丧于此了。

云雷摇头,神色有着明显的遗憾和挫败,“很抱歉,我们只查到那场地震并非自然原因,再多的就查不出来了。不知舒棠姑娘对那场地震有什么印象?”

“我?”

舒棠微愣,随即摇头,“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时候毕竟才6岁,能记住的事情不多。我当时是在睡觉,只记得一觉醒来,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叫了‘爸爸’、‘妈妈’好半天都没人回应我,害怕极了,自己哭到嗓子都哑了。”

她最后应该是饿昏了,再睁眼的时候,她就在医院了。

云雷垂眼,他开始回忆自己看过的那场地震的资料。

舒棠也沉默下来,心理创伤虽然没有了,但那时候的疼痛、那时候的恐惧……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不好受。

不过,之前没有细想,但现在回想起来,她当时被救之前是处在一种异样的安静当中。之前,她以为是大灾发生造成的各种声音都消失了,然而在感受过结界带来的寂静之后,她倒觉得那种异样的安静像极了结界这种寂静。

如果,这并不是错觉的话,那就说明她被保护了。

可是,被谁?被什么?为什么?

她的父母难道并不是普通人吗?

“舒棠姑娘,我认为,问题出在你父母身上。”

云雷站起身,“我让人送你回家,翻译器也会送回去。此外,我这里一旦有了调查结果,会再联系你的。”

舒棠微微睁大双眼,也跟着站了起来,“那我静候佳音。”

·

特管部里,爱丽莎找到聂宇,“你知道么,老大带她去见长辈了,中午饭还一起在素斋阁吃的。”

聂宇心里一惊,“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吗?”他可还记得爱丽莎之前“不详”的话语。

“我能查到这份行踪已经很不容易了,再查下去,老大会发觉的。”

爱丽莎很有些紧张,就是这份行踪,她都很怕老大会发觉。

聂宇皱眉,为什么老大会对舒棠这么感兴趣?

对了,他连忙问道:“你知道他们去见的是哪位长辈吗?”

“齐老前辈。”

爱丽莎小声的说,“我查到他们的车在皇城附近停了下来,那里我知道的就一个齐老前辈。”

聂宇心里微微放松了一些,齐老前辈并不是云家人,这就排除掉了带女朋友见家长的可能。据他所知,齐老前辈是特管部编外人员,金丹期的修为很高。除此之外,齐老前辈擅长给人看病,具体一些,就是给修行者治疗。

老大是修行者,不过老大最近并没有出任务,没有受伤。

所以,是给舒棠看吗?

可舒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对,她现在不普通了,可她也不是修行者,她是修精神力的,这跟修行者有什么关系?

“聂宇,”爱丽莎突然开口,说道:“你不去追求她了吗?”

聂宇神色黯淡了几分,“她说她无心爱情,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所以你就放弃了吗?”爱丽莎不依不挠。

“我不想成为她的困扰。”

聂宇苦笑,“我能感觉到,她不想见到我,她不希望我参与到她的生活当中。”

爱丽莎抿唇,“那我以后是不是不用再告诉你,关于她的事情了?”

“……”

聂宇愣了下,旋即他轻轻摇头,他神色变得认真,道:“不,爱丽莎,我还没有放弃。我了解她,她向来吃软不吃硬,而且最受不得别人对她的好。我要在暗中帮助她,同时,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爱丽莎微微松口气,“如此最好。”

她能感觉到,恩人的这位养女卷入了一场麻烦之中。只要她帮忙把这场麻烦解决掉,她欠下的恩情也该能还清了。

·

舒棠回了家,与云雷谈过话后,她就有些心神不宁。

从云雷的嘴里听到父母有问题,这是她期待,又不期待的事情。还有,那场地震竟不是自然形成的,那么与她父母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记事有些晚,五岁以前的都不记得了,不过五岁之后到地震发生前,她的父母在她的印象中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母亲八点上班,所以七点就走。

她那个时候还有睡懒觉的习惯,早上都看不到母亲的身影,从来都是和父亲一起吃饭,然后被父亲送到幼儿园。不过,母亲下班早,所以,从来都是母亲来接她回家,回家的路上会带她去超市买菜。回到家后,等做好饭后,父亲也就刚好下班回来。

真的是很普通的日常生活,而要说有什么不普通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