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容颜有惑》容颜有惑下载 出柜 容颜有惑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2-10 05:02:00

《容颜有惑》容颜有惑下载 出柜 容颜有惑全文免费阅读 连载中

《容颜有惑》

来源:作者:七月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南宫老,颜宛

《容颜有惑》作者:七月裳,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南宫老,颜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面对南宫Chun怜的出言不逊,颜容面上一丝波动也无。...展开

《容颜有惑》免费试读

面对南宫Chun怜的出言不逊,颜容面上一丝波动也无。说的是颜大将军家的孩子,颜容对此一点代入感也没有。

可是,自她以这个大将军之女的身份醒来,就注定在这个世界上以此而立足了。

连氏脸色突变,却没有出声驳斥,只是利眼看向南宫Chun怜。人家的话再不动听,那也是个小辈,这里有别人家长辈在,她是不会做出越庖代俎的事来的。

颜宛却没有这么好的教养,她眼睛一瞪:“Chun怜姐姐,你这话好没道理。妹妹我的脸是红了一些。但你那话要是传出去,别人也许还会想我在家中好好的,为什么一来这里就不好呢。”

颜容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看自己脚尖。不管是她们哪一边,反正她都不想参和。

“哈哈,阿宛不喜欢在外祖姑婆这里玩吗?”南宫老夫们笑呵呵地伸手。

颜宛极有眼色地凑过去,羞涩地笑着连道不会。

南宫Chun怜眼里闪烁着一种名为忌恨的东西,火热的视线胶着颜家二娘子。

颜容偷偷撇嘴,低着头没有人看到她的表情。

“阿容,也来!”南宫老夫人再次伸出手招了招。

颜容恍若没有听到,继续低头。

为什么这样的场景让她想到了以前养雪球的时候呢?那时候她总是伸着手招招:“雪球,到姐姐这里来。”或者挥挥手:“雪球,一边玩去,别烦姐姐。”

但是此时她并不是在现代,而是名为南宫家的地方。南宫老夫人眼里已浮起一丝不愉,南宫家的女眷更是睁大眼等着看她戏:这位娘子,你太无礼了!上面坐的可是我们家的老大,府上的孩子为了能得她青眼用尽心思,你一点力不用出就算了还挑?!

连氏却是真心为她着急,什么无礼不无礼她此时根本想不到。只见她紧张拉住颜容的手:“阿容,可是不舒服?”

颜容看着眼前满是焦急的美丽面庞,心里蹦出一些愧疚。

“娘亲,我没事。”她脸色苍白,声音无力,身子随着抬起的头显出摇摇欲坠之感。

这明显就是安慰之词嘛!连氏着急起来。多么懂事的孩子,还知道安慰母亲不让母亲担心。她心里对小女儿更是疼惜。

南宫老夫人脸色只瞬了一瞬就又是一脸慈祥可亲:“阿容也算是大病初愈,刚才在外面站了那么久,累着了吧。”

今天的宴席还未开始,主人家自然不会让她先回家去,于是吩咐人带她去休息。

颜容听话离去。

她前脚才从偏厅的侧门往里走,就听到厅里响起一个清脆陌生的少年声音:“瑜景来看外祖母来了!”

话音才落,接着就是南宫老夫人笑哈哈应声,问话,少年回答,然后再是莺莺燕燕的细声说笑。

但颜容渐渐都听不清了,她越走越远。

“好了,你们都下去,到时间再来唤我。”颜容好好地躺在短榻上,盖上一张薄毛毯。带她过来的丫鬟应声退下。

说是短榻,却并不小,九岁女孩的身子只占了三分之一,她瞧着有些像宽些的三人沙发。

她的身子躺得好好的,眼睛却骨辘辘看着房梁转动。

做为一个小说迷,看过那么多小说得到的经验是:想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必须远离那些代表着是非的皇亲国戚!

况且,还有南宫老夫人那句催命似的话在。嫁给皇子?太可怕了!

也许可以祸水东引……不过,己之砒霜彼之蜜糖,这个时代的人似乎以此为荣?

唇边扬起一抹狡黠的笑花,一个简略的计划在脑海里生成。拿定主意,她的心也放下一些。

翻了个身,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了一点,她闭上眼,真正睡过去。

偏厅里少了个人,却因又多了几个而更加热闹。颜容的离去只对连氏有影响,她时不时看看外面天色,关注南宫老夫人身边的丫鬟,看是不是有小女儿的消息。

小姑娘们叽叽喳喳,问候着他们的表哥表弟哥哥弟弟。

颜宛觉得开心极了。自己家里人口少,这里比家里热闹得多好玩得多了。而且她还是这里最漂亮的小娘子,没看见南宫表哥坐在旁边就不走了吗?

南宫老夫人拉着最小的孙子——四房嫡孙南宫益琪坐在自己旁边,又是亲热地问长问短,又是叫丫鬟上好吃的点心吃食。

三房十三岁的南宫益柏规矩地坐在南宫老夫人另一边,中间隔着颜宛。他要看那边时,视线不可避免就会扫到她。

颜宛难得地没有凑到那边围着八皇子的娘子们中间,她唇角含笑地端坐着。

“老夫人,巳时末了,奴婢是不是先去侍候颜家三娘子起来?”南宫老夫人身后一个大丫鬟请示道。

经她这么一提醒,南宫老夫人也记起来了。这才丢下小孙子吩咐带大家下去休息,重阳菊花宴即将开始。

这段时间自然是给大家更衣之用,不然宴上不得安宁,还能有什么乐趣可言?

颜宛走到连氏身边,由一个丫鬟带着走了。

颜容正迷糊着,听到耳边有人轻轻说话。睁开眼见到个眼生的丫鬟望着她笑,柔声轻唤:“三娘子,巳时末了,请起来去吃宴吧!”

她不由得也回了一个笑,拥被坐了起来。

兰蔻愣了神,人家已经起来了她却一点动作也没有。

“这位姐姐?”颜容不是要她服侍,而是她蹲在榻前,挡了自己下榻之路。

“啊?”兰蔻惊声细呼,脸上通红得似要烧起来。

她是南宫家的家生子,从懂事以来,从没见过哪个主子对自己笑得这般美丽纯净。刚才这位眼里,没有一丝鄙薄,没有一点嫌弃,甚至都没有不耐。就连人说最善良的老夫人,看自己时也和看那桌上的一杯茶一个壶没有分别,只是比别的主子温和些不随便打骂罢了。

见她动手来扶自己,颜容轻轻一推,从空处跳下榻。她不喜和陌生人碰触,这个习惯是从前世带来的。

兰蔻见她自己去了净房,一会传来一阵水声,不多时再一阵水声,然后是拧帕子的声音,才急急冲进去:“三娘子,请让奴婢来!”

颜容任她夺过帕子,并未开口拒绝。既然别人不想被抢饭碗,她也别强夺了人家的。

把自己略略打理一遍,刚要走出门,她身后的兰蔻又轻轻一拉她的袖子。

“怎么了?”她回头蹙眉。这个丫鬟也太啰嗦了吧?

“三娘子,您肩背这里有些皱。”兰蔻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颜容不由就露出一丝同情来。才皱个眉就把人吓到了,这条件反射得有多厉害呀?

还好自己没有穿到一个丫鬟的身上!

等她们忙完回到花厅里,便见这次的席位是长条大桌,花厅里摆了几桌,差不多坐满七成。她几乎是最后到的。

颜宛刚想站起来招呼,以显示自己友爱妹妹,就听老夫人招手:“阿容,来坐!”

最前一桌是南宫老夫人和老爷子坐的主位,上位是八皇子吉瑜景,连氏是客人,坐了南宫老夫人下首,颜寰是男子,坐在南宫老爷子下首。于是姐妹两人一人一边,在最下首坐了。

如此,颜容与颜宛正对着八皇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