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 小说 LOLI控 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1-01-15 20:03:03

《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 小说 LOLI控 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

来源:作者:吴笑笑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沐青瑶,慕容流

新书《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吴笑笑,主角沐青瑶,慕容流,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你拿回去吧,没事送什么东西。” 这珊瑚手...展开

《休了帝王夫君:天价皇后》免费试读

“你拿回去吧,没事送什么东西。”

这珊瑚手串虽然值不了几个钱,可是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她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她拿来也是不戴的,最多拿到当铺去当了。

“三妹?”

没想到沐青香竟然急了,陡的站起身子,眼泪包在眼里,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说出口:“我知道大姐送了好东西给三妹,三妹是不是嫌我的东西寒碜,所以不愿意收。”

“你想什么呢?”沐青瑶有些恼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她们现在送东西无非巴结她,其实她们三个人进宫,未来都是一片迷茫,而且她是不可能留在宫中的,眼下不过是权宜之计,她会想一个办法出宫的,她们送东西给她有什么用啊?

“我累了,想睡了。”

沐青瑶没好气的挥手,一旁的小莲看到二小姐脸色都白了,那纤细的身子轻颤起来,似乎快要晕过去了,生怕她真的昏过去,赶紧开口:“小姐,既然二小姐诚心诚意送了,就留下来做个念想吧。”

沐青香一听小莲的话,神情立刻清爽了几分,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还闪着泪花儿,仍然不忘盯着沐青瑶,沐青瑶无奈的冷哼:“那就留下吧。”

“好,好,那三妹你息着,姐姐先走了,不打扰你了,你睡会儿。”

沐青香松了一口气,脸上罩上笑意,一边点着头一边走了出去,小莲把她送了出去,门前,沐青香的声音源源的传进来:“小莲谢谢你了。”

“没事,二小姐。”

小莲送完了二小姐,走进房来,只见小姐脸色罩着薄霜,难看的瞪着她,周身的冷意,室内气压陡降,唬得她扑通一声跪下来,胆颤心惊的开口:“小姐,奴婢该死,刚才不应该多嘴,求小姐饶过奴婢这一次吧。”

小莲正在求饶,绿儿掀帘从外面走了进来,绕过屏风看到室内小莲脸色惨白的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扑通一声跪下来:“小姐,小莲犯了什么错,求你饶过她吧。”

沐青瑶看着下首跪着的两个丫头,心地都很善良,为人单纯,不过有时候单纯得过头了,总是忘了自已的主子是谁?这样的人怎么能进宫呢,看来她进宫是不可能带着绿儿和小莲了,宫中的生活根本不适合她们两个,她们还是留在沐府安生些。

“起来吧,小莲,下不来例。”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小莲站起了身,绿儿也随着她起身,一脸的迷茫,这短短的时间,她不知道小莲做了什么错事,惹到了小姐,不过她可不敢问,待会儿单独问问小莲就是了,沐青瑶见到绿儿,想起让她所办的事情:“怎么样?银票支出来了吗?”

“嗯,支出来了,本来早就回来了,可是忠叔不敢擅自做主,又请示了大夫人,所以慢了一点,后来大夫人批了,那忠叔才支了五百两给我。”

“这沐大夫人可真是只手遮天啊,诺大的沐府还必须要她说了算才能支出银两,”沐青瑶脸色阴暗的冷哼,不爽极了,真不知道那母女俩平素用了多少银两,偏别人最多只能支出五百两,而且还要半年不准领银子,真是可恶,看来她这个当家的也做到头了,在进宫之前,她一定要好好的惩戒她一下,人怕什么就给她来什么,想必她一定很痛苦吧。

沐青瑶唇角浮起凉飕飕的笑,脸色冷若冰霜,两丫头一动也不敢动,小姐的神情好骇人啊。

“等梅心回来,把五百两银子交给她吧。”

“是的,小姐,”绿儿恭敬的应声……

至晚上,梅心才回来,把首饰和衣服全都当了,折算出一堆的银票,两个人趴在桌子上数了一下,只有一千九百两,还差五十两银子……

“梅心,还差五十两呢?”

梅心眉毛蹙了一下,盯着小姐,小姐也太较真了,本来买一个奴婢用了两千两,就够笑话的了,现在差五十两,还念叨着,小黛一定不会计较的。

“小姐,差就差吧,只差五十两又不是什么大事?”

梅心说完,便感觉到头顶上方凉飕飕的气流窜过,小心的抬头,对上小姐冷冰冰的眸光,当下一言不敢发了,沐青瑶严肃的出声:“梅心,这是小黛的卖身钱,而且我既说出了两千两,便要言而有信,言而无信何以立足于天下,言而无信何以取信于人,还能让别人死心蹋地的追随吗?”

“小姐,我错了,你别气了。”

这次梅心学乖巧了,只要她乖巧一点,小姐就不会那么生气了,果然沐青瑶的脸色和缓一些,不过仍然很严肃:“梅心,我已经警告过你好几次了,因为你一直侍候着我,所以给了你机会,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不必跟着我了,记住,小姐的话永远是对的。”

“我知道了,小姐,那差的五十两怎么办呢?”

梅心转换话题,沐青瑶望着她,这丫头跟着她精明了,这也不错,以后在宫中机灵就好,总算放松了口气:“今儿个大小姐给我送来个钗头凤,你把那个一起给小黛,五十两银子也值了。”

天上,月白如玉,泻了一地的银辉。

中庭,花木郁葱,枝影扶疏,清风吹过,空气中是稀薄的香味。

白玉长廊之外的空地上,此时正跪着几个身着黑衣的汉子,垂首一言不发的等着责罚:“属下等无能,办事不力。”

“混帐,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成得了什么大事?”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过,随之是闪疾如电的身影飘过,为首的黑衣人已被一拳打飞,撞到远处花坛的栏杆上,再反击回来落到地上,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宁总管,请饶过我们一次吧,”惶惶不安的声音。

这里仍北津王府,而出手的人便是北津王府的宁管家,此时一脸盛怒的望着下面跪着的几个黑衣人,眼色狠厉凶恶,一张国字形的脸在月光的照射下,有几分狰狞,有几分恐怖。

“留你们何用!”

宁总管手一握,便待杀了这几个手下,正在这时,从长廊的一端传来冷寒的声音:“怎么回事?”

跪着的几个黑衣人一听这声音,好似看到希望一样,叫了起来:“王爷,饶属下等一次吧。”

北津王慕容流陌从黑暗处走出来,一身浅黄的织锦长衫,袖口和胸襟绣着几枝碧荷,一头墨发用明黄的丝带扰起,整个人沐浴在月色之中,一脸温和的笑意,宛若天际的星辰,待他走到近前,看清眼前发生的事,唇角一抿,不悦的扫向宁管家。

“这是怎么回事?”

“这?”宁管家没想到这么晚了王爷竟然没睡,抬起黑呦呦的瞳孔望着王爷,慕容流陌一挥手,沉声命令:“放了他们。”

“是,王爷,”宁管家不敢多说什么,一挥手吩咐下去:“都下去吧。”

那几个黑衣人松了一口气,飞快的走到一边架起那受伤的人,准备离开,慕容流陌出声唤住他们:“去找个大夫给他医治一下。”

“是,王爷,”几个人松了一口气,赶紧离开,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

月色下,慕容流陌的脸色很难看,眼神阴骜盛冷,沉声开口:“进来。”

转身踏上长廊,往王府的书房而去,宁管家赶紧跟上,一路之上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夜色中只有沉稳的脚步声,是那样的有力……

书房内,慕容流陌一撩衫摆,优雅的端坐在上首,冷沉着脸望向下首立着的宁管家,缓缓的开口:“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禀王爷,是太后娘娘的旨意,让属下等杀了那个女人。”

“混帐,”慕容流陌陡的发出一声怒喝,修长的大手重重的拍了一下书桌,那双沉幽的黑瞳染着嗜血的杀气,阴森森的望着宁管家:“你究竟是北津王府的人还是宫中的人?”

“属下该死,”宁管家心内有一丝儿轻颤,王爷此时正是盛怒中,还是不要惹他才是真的,否则只是自讨苦吃。

“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盯着那个女人吗?你们这样做真是自找麻烦,如果我们出了一点的差错,便是万劫不复,难道你不知道吗?”

人前一向温文尔雅的北津王爷,此时有些急了,眼神阴骜得怕人,烛火照在他脸上,苍白鬼魅,好似暗夜中的一缕幽魂,更似地狱中的酷史……

宁管家此时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已真的大意了,立刻惶恐的跪下:“属下罪该万死。”

上首的人慢慢的恢复了冷静,蹙眉想了一下,淡淡的挥手:“以后做什么事情,请动动脑子,还有那几个人想办法处理了,别在北津王府里生出事来。”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去吧,”有些倦怠的挥手,等到宁管家悄然的退出去,慕容流陌伸出手轻轻的揉揉眉心,飘忽的眼神移向书房内的烛火,风从窗户吹进来,左右摇摆,一如现在的形势,若隐若现,只怕稍有不慎,便全盘皆输,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小心走好每一步棋,否则自已这么多年的隐忍,还有何意义,只是母后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