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梭行》清梭行下载 出柜 清梭行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1-01-09 00:06:38

《清梭行》清梭行下载 出柜 清梭行下克上 连载中

《清梭行》

来源:作者:沧澜西秋月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碧悦,罗绮

主角是碧悦,罗绮的小说《清梭行》此文是沧澜西秋月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边的司服所在雪沁回来之时已经侯着了一个人,欣长...展开

《清梭行》免费试读

这边的司服所在雪沁回来之时已经侯着了一个人,欣长的身体靠在青石砖的墙上,一身素白的闪缎子,格外的精神。一眼瞥见靠在墙边的颙琰,雪沁觉着有些奇怪,但一片心思在孔雀妆花织锦缎子上,也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颙哥儿,有事?”

颙琰的万字锦文的织锦白袍很好的衬着银白色的脸,细长肖尖的上翘眼角微微眯着,不解的道:“姑姑不是今天让我来的么?忘了么。”

“这个。”雪沁忽然想到昨天的流音亭下说过的话,仰着小脸道:“嗯,我想起来了。那个你今天没有差事吗?”

“没有了。”颙琰一脸真诚的道。“特地来看看姑姑的。”

“好啊,那你随我进来吧。”雪沁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高兴,点点头,移动方步跨进红漆斑斑的司服所门内。颙琰笑着跟了进去。

司服所的后院机房中传来一阵嬉笑声,只见一群伙房的小丫头在拆卸着一台陈旧的织布机器。织机上已经落满了灰尘,简陋的形态已经被拆得只零片瓦的。雪沁有些不忍,但好歹不是那台要用的机器,跨进门来便和颙琰把那方茜素红蚕丝线绑到了织机之上,一边的小丫头们还在热火朝天的拆卸着那台机器。

“罗绮在哪里?”雪沁回头问到一个小丫头。

“罗绮回去休息了,她说等等姑姑回来再去找她。”一个大红云头背心的小丫头道。“她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了,所以回去休息了。”

“这个。”雪沁为难的看着坐在对面颙琰,“你懂织锦的梭织法吗?”

颙琰笑笑,银白色的脸上微微带着好笑的神情“那个当然不是很熟络,只是略读过一些《天工开物》,不才不才,只是略懂一二。”

“真的?”雪沁瞬时间来了精神。“那你可不可以,在上面排花,我在下面对织。只要简单的排图样子即可,这边有罗绮新绘的妆花样子图。照这个来即可。”说着递上了一张朱红色丹青绘制的暗花云龙孔雀羽妆花大团龙凤。

颙琰看了一眼图样子惊讶的道:“如此精美之纹样是要织出来?”

“是啊,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这么多纹饰都是这样的机工织出来的。”雪沁说着仔细看了一下颙琰今天的一身行头,古月白的织锦闪缎暗色底的万字锦文,一条银鼠带的缂丝腰带,下面挂着赤色的玉佩、璎珞镏子,黑色的倭皮朝靴。头上平日带着的雕翎眼帽子都不在了,露着光洁的额头。“你今天?”其实雪沁根本不在乎颙琰穿着什么或是带着什么,她只是忽然间想起了罗绮的话,心中有些忐忑。

慌忙之中颙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行头,霎那间有些窘迫,心想糟了,来得匆忙忘记换衣服了。不由得双目看向雪沁的眼睛,想解释什么都来不及了,只觉得一阵凌厉的眼神飘向这边,他都无以解释这个窘迫的衣服,或是坦白的说了,又想象一下后果,感觉也很严重。此时的颙琰很犹豫。

忽然间一个女声响起了“雪沁姑姑,碧悦姑姑找您。您快过去吧。”

女声悠悠的传了过来倒是给了颙琰一激灵,“姑姑,那边有人找你。”畏惧的眼神看着雪沁。雪沁临走时还给了颙琰浑身一扫,看得颙琰都有些发抖,夹杂着后机房丝丝的凉意,浑身冰冰的。一旁的小姑娘们还在热火朝天的干着。雪沁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机头和梭子留下,其他的可以搬走。”

几个浑身带着汗水的小姑娘连声应合着:“您放心,雪沁姑姑,该留的东西一定给你留着,罗绮已经交待了。”

雪沁点点头便转身出了破败阑珊的格子门。

里面的颙琰长出了口气。

碧悦姑姑的屋子中陈设着几样简单的装饰物品,酸枝红木的镂雕桌几上摆着司服所中常用的几件家什,银亮方口的尖刀,修着花开并蒂的针凿荷包,一个桃木枝子的线团筐子中放着各色的织锦线,也有几条金银丝线。碧悦依在酸枝八仙红木椅上,双手顶着皱成一团的娥黛眉。

“姑姑,您找我有事?”雪沁恭谨的问到。

案几上的碧悦抬了抬眉头:“雪沁啊,来,过这边来。”说着招手把雪沁迎到了雕花的案几边上,伸双手扶着雪沁纤瘦的肩膀,缓缓道:“雪沁,你说姑姑对你怎么样。”

雪沁笑着答道:“当然是很好,很照顾。”

“那你看若是芳纨姑姑与我相比那个更重要?”

“这个?”雪沁问到“可是芳纨姑姑已经不在了呀。”

碧悦看着雪沁的表情,勉强的顿顿道:“没事,只是随便问问。”又呈现了一如既往地平静端和。“那天看着你们在织造孔雀妆花,想到你们必定会需要金丝,银线。我这里恰巧有些内务府新批的材料,便给你们也多留了一份。去挑一下吧”说着将一柄镂雕花柄的金属钥匙递于雪沁,“在那边的袈柜中。”

雪沁朝着碧悦指得那个方向看到了一只镶嵌在墙壁上的乌木包镶的柜门,带着黄铜的门环子。倒是有些奇怪怎么碧悦姑姑会叫自己来拿金丝线,轻拉橱子,两层的抽屉子用着黄铜包镶边,抽屉匣子中雕刻着些许花纹,有莲纹,枭鸟纹。配着深褐色的木纹有种抑郁而压重的感觉,拉开下层抽屉时,雪沁的左眼角微微抖了一下,心跳有些快。随着极促的心跳,手一时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筐子,里面掉出了一个浅黄色的三角纸包子,薄薄的,里面渗出些褐黑色的粉面子。

雪沁小心地看了后面的碧悦姑姑一下,只见她依然蹙眉坐在桌几上,锦服的袖子低沉着垂在桌几上,看不到脸色以及表情。雪沁随手胡乱的将金线以及黄色粉包收在了一起。夹着拿了出来。轻轻合上柜门,深色的橱子门发出轻声地咯吱一响,把雪沁略微的惊了一下。碧悦姑姑应着声往这边看,苍白憔悴的脸上带着一种平时不多见的表情。

“姑姑”雪沁心中有些忐忑,连声道:“线已经取着了,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碧悦平时温文的脸上少了平时惯有泰然,“你去吧。”接着长叹了一口气,像是将长期以来的一股憋在心中的气吐出。

雪沁拿着那团东西往出走,跨过高高的门栏杆时,一阵玉兰花的香气飘到了跟前,清嗅一下甜甜的一股沁香,抬头看着肥厚的玉兰花瓣子已经呈包裹式的绽放开来,娇嫩的依着枯枝树干,一阵轻风吹来玉兰花倚枝摆动,一些早已开盛了的花瓣儿随风飘零下来,雪沁用手接住了一两瓣儿。

白色泛黄的花瓣上筋脉已经发黄了,沿着固定的路径延伸开来,原本厚重的花瓣也已经犹如蝉翼般纤薄。雪沁一手执着金丝线团,一手掂量着,看着手中蚕翼般的花瓣儿,轻声叹了口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