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类脑体》脑体倒挂 罗御 类脑体出柜

更新时间:2019-08-17 04:42:23

《类脑体》脑体倒挂 罗御 类脑体出柜 连载中

《类脑体》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农杆菌分类:科幻空间主角:祁旻,安东

《类脑体》由网络作家农杆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祁旻,安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意识到这小子是自己家闺女“骗”回来的之后,朱劭琼女士对安东的意见也就小了很多,只是觉得祁旻的喜好真是变化颇大。之前秦振君那么优秀...展开

《类脑体》免费试读

意识到这小子是自己家闺女“骗”回来的之后,朱劭琼女士对安东的意见也就小了很多,只是觉得祁旻的喜好真是变化颇大。之前秦振君那么优秀的男孩子嫌她没出息,她就偏要找个真没什么出息的,好让人家没理由嫌她。

不过这样也好。朱劭琼女士想到,现在她闺女实验事故又化疗又要在家修养,她男朋友能照顾她,也不逼迫她尽快恢复上班,这未尝不是好事儿。

朱劭琼女士那个年代到国企参加工作的人,年轻时的工作压力比现在小得多,也并不觉得过分奋斗有多大的必要。横竖她闺女高兴就完了,至于能挣多少钱,反正还有他们老两口儿养着,这事儿倒也不太关键。

安东打好了苹果汁,先洗了个玻璃杯,给朱劭琼女士倒了一杯:“妈妈,您喝果汁?”

这时候朱劭琼女士才反应过来这小子竟然管她叫“妈妈”。这也太自来熟了吧,她不禁有点儿想笑。但既然是她闺女忽悠把人家忽悠回来,以后还打算长留北京,那这么叫就叫吧。

朱劭琼女士接了安东递过来的果汁,也算是表示接收他当她闺女男朋友的身份。然而还没等她想好该怎么恰当地客气一句,安东就一转身拿着榨好的苹果汁出了厨房。

朱劭琼女士被撂在当场,不禁腹诽:这孩子……怎么傻了吧唧的。

——

祁旻喝了安东打的苹果汁儿,还要评论一下:“唉,这苹果汁儿有点儿酸,尝着也不太新鲜,一股冰箱味儿。”

安东在家的时候都是当天买当天的食材,没用完的也是当天晚上就得加工成易保存的形式,一般不会出现这种事情。这也是之前的高档中餐馆的要求,然而自从中餐馆换了老板改做快餐之后,对于食材新鲜也就没那么多要求了。

“这附近有超市么?”安东问道,“要不我买点儿?”

“不用了。”祁旻连忙说道。如果家里还有苹果,她哪能让安东随便去买新苹果啊?显得他多娇生惯养连普通苹果都吃不得似的。

“对了,”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我明天得找个时间去跟周晓姗研究员见一面,正好那时候你去接一下儿Mimi。”

“你这……行么?”安东怀疑地嘀咕了一句。祁旻刚下类脑体时什么样儿现在就什么样儿,这都过了整两天了也没恢复多少,只有语言功能是完全恢复了的。这让他很怀疑祁旻明天能不能恢复到能正常走路的状态。

“没事儿,能行。”祁旻捋了一把自己的脸,“而且怎么着都得去看看Mimi。”

“你合着不打算告诉你家长Mimi的事儿了?”安东问道。

这个问题有点儿尖锐,祁旻尴尬地小声说:“那不是……我怕他们受刺激么。”

“这有什么刺激的?你这人真奇怪,之前你都没跟别人提起过Mimi么?”安东有点儿不满地问道。

祁旻也知道这不正常。但她并不丧良心,只是想避免这种价值观的冲突而已。

“哎呦,行了,这事儿反正也是破罐儿破摔,明天我去找周晓姗研究员,你去把Mimi接到这儿来吧。”她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对了,你得小心着点儿。我爸妈肯定明白Mimi不是他们亲孙女儿,但你要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得躲着闺女点儿。”

“这个我当然明白。”安东应了一句。

总之不能让米米知道她是捡的,这一点非常重要。若有必要,祁旻甚至觉得她闺女这辈子都没必要知道真相。不过她也知道这事儿瞒不了米米一辈子,等她上小学学到血型的时候就会发现,她父母两个O型血的人理论上不可能生出她这个AB型。

——

可能是由于喝了果汁,当天的晚饭祁旻又没怎么吃,甚至连粥都没喝几口。她的消化功能恢复得相当缓慢,但正常活动的能量消耗导致血糖波动,还是促使她半夜醒来又感到饿了。

安东因此被叫醒,被迫去给祁旻找糖水儿喝。但是大半夜再用榨汁机影响老两口儿的休息,好在桌上还有罐装的蜂蜜柚子茶,他泡了一杯给祁旻喝了,才让她的血糖重新升上去。

“唉,你咋回事儿啊。”安东看着她戴着帽子丧丧的模样,怜悯又担忧地叹了口气。

“你唉声叹气个什么,我又不是真化疗了。”祁旻无奈地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相比于爷干出的大事儿,这点儿后遗症算得了什么。”

“您是哪门子的‘爷’呢。”安东挤兑了她一句,“那么拼命干嘛。你说说,这两次发生事故,不都是因为你‘奋斗’过头儿了么。”

“哎呦,我不奋斗那能行么?”祁旻不禁抱怨道,“我要是就拿个基本工资,怎么养活Mimi?要是我拿不到TENURE,以后咱们喝西北风儿去啊?”

“嗐,至于么。”安东以这句话结束了关于是否要“奋斗”的争论。

类似的争论之前也发生过,只不过那时候是安东在送外卖赚钱(祁旻的博士生工资是固定的,并没有绩效和加班费),祁旻劝他好好工作赚加班费。而现在她本以为安东会反过来劝她努力发文章,但他却觉得祁旻没必要那么拼。

其实也有道理,祁旻默默地想到,干嘛那么拼呢?这都是玄学啊。投胎本来就是最重要的“手艺”,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投胎投得不好,后天怎么弥补都没卵用。运气也是,没运气时就算127(每天12小时每周7天)也出不来成果,可只要运气到了,就算出了实验事故都能成为重要进展。真是玄学。

祁旻重新躺下,安东也回到床上。过了一会儿,她以为安东已经又睡着了,却听到他在旁边轻声说道:“什么TENURE之类的有什么用呢,你还是人好好的最重要。”

他这么说是有点儿杞人忧天,但祁旻在听到这句话后,意外地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

她想起来之前跟张松雪说的,不建立婚姻关系是不敢让无亲缘关系的人决定自己的命运。但她其实完全可以相信安东——他真的相当罕见的、在钱和命的选择上非常拎得清的人。

当然,祁旻也庆幸她自己还是有点儿“拎不清”的,否则估计也就没机会搞出类脑体这个大事情了。

《类脑体》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