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梨花冉冉寄相思》梨花冉冉知春晓 君臣文 梨花冉冉寄相思同人

更新时间:2020-08-04 00:09:12

《梨花冉冉寄相思》梨花冉冉知春晓 君臣文 梨花冉冉寄相思同人 连载中

《梨花冉冉寄相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木念一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江念,秦之川

《梨花冉冉寄相思》是木念一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梨花冉冉寄相思》精彩章节节选: 翌日 江念一大早就醒了过来,昨日夜里她根本就没有怎么睡着过,在天要蒙蒙亮的时候却有了睡意,可今天是回宫的时候,自然不能懈怠着。...展开

《梨花冉冉寄相思》免费试读

翌日

江念一大早就醒了过来,昨日夜里她根本就没有怎么睡着过,在天要蒙蒙亮的时候却有了睡意,可今天是回宫的时候,自然不能懈怠着。

“公主,您起了吗?”若篱在门外小心翼翼的敲着,生怕惊醒了江念。最近江念嗜睡,起得都比常日晚些,若篱和秋玉都小心的伺候着。

“进来吧。”江念说道。

“吱呀。”门外进来了五六个婢女,手中各持着梳洗打扮用的东西。

“动作稍稍快点,本宫不想让父皇母后久等。”

“是。”

经过半个时辰的收拾,江念又变得亭亭玉立,倾国倾城。

一身华丽的服饰加身,她的皮肤本就白皙更是称得像和田玉一般白润,三千青丝被贵重的头饰所包围,江念看着镜中的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这会不会过于华丽了?这发饰也这么重。”

若篱扑哧一笑,“公主,您这是多久没戴过这些了?以前您还说再重的头饰都戴得了的。”

秋玉说道:“是啊,公主,您以前可还说要戴这天下最重的头饰呢!”

“……”

江念黑着脸的看着这两个小丫头,说要戴着天下最重的头饰这件事儿是在她年幼无知时所说的。

想起曾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嘴角一抹好看的笑容渐起,“等本公主长大了,本公主一定要戴最重的头饰。”

那时她的皇兄们还嘲笑着她说,她这辈子就算是长再大也不可能戴最重的头饰,她就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

“念儿长大以后就没时间戴那最重的头饰了。”江澈说道。

“为什么?”小孩子总会有许多的为什么,永远都会问不完。

几位皇兄耐心的告诉她,“长大后是有烦恼的,还是念儿这么小的好。”说着,江淮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江念抬头望着这几位皇兄,眼神中充满期待的问道:“那皇兄们就变小陪念儿一起玩儿好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这一句话一说出口几位皇兄就忍不住的笑了,特别是时常在江念身边的江胤,笑到牙都要掉下来了一般。

江胤笑着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可就是停不下来,他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就像是快要窒息一样。

“如果念儿想让皇兄们变小的话,那就等到下一世吧。”江涉看着那小小模样的江念笑了笑说。

“下一世?”江念望了望天空上,不懂的饶了饶头,“那是什么啊?能吃吗?”

江熙说道:“念儿也就只有想着吃了。”

江淮说道:“该减减了。”说着捏了一把江念那柔软有胖乎乎的小脸蛋,“都快要赶上猪了,还吃呢。”

“只要不是毒药,她什么都能吃。”江胤说道。

江念气鼓鼓的嘟起小脸,噘起小嘴巴,气愤地一跺脚,两手叉腰就像是个老大一样的说道:“我一定要长大,然后,把你们都变成小胖猪。”

“怎么样?是不是害怕了?”小小一团的江念得意洋洋的说道。

之后回应她的就是引得一堆人的捧腹大笑。

曾经的懵懂无知到现在的无所不知,她也明白了从前几位皇兄都说羡慕她小,她单纯的以为,只因她小,她做任何事就不会得到长辈们的束缚,更是有求必应,好吃好喝好玩的东西无奇不有。

她明白了,长大后的烦恼,真的是会折磨着自己。

江念笑了笑,逗趣儿道:“那不过是年幼间的玩笑话罢了,如果真的能戴上最重的头饰那岂不是脑袋都给压没了。”

“公主每每如此。”

“小时候的玩笑话那说的可真不少了。”

秋玉和若篱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江念觉得有些尴尬,说道:“不要说了,我们快走吧。”

若篱和秋玉见好就收,“好好好,不说了,公主殿下,走吧。”

江念走出怡雪宛,一夜之间,外面竟是变了一个模样,昨日瞧着还是绿草如茵,今日一看却变成了冰雪铺地。

砖瓦之上也是冰锥成型,秋玉把拿在手上的披风搭在了江念的身上,一边系着粉色小绸缎一边说道:“今年冬天来得快些,公主还是要多多注意身体保暖。”

“知道了,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小心以后嫁不出去。”江念看了一眼若篱,“你说是不是?”

若篱憋笑着回答:“是。”

“好啊,若篱你也这样说我,看来以后我还是远离你们的好。”

“好了好了,走吧。”

事后,江念走到丞相府门口时,只见秦之川一袭墨色披风衣冠楚楚的,和今天自己的这一身白色披风甚是相配,他站在马车外,等着她。

秦之川抬头见看见江念,本是肃穆脸上瞬间露出笑颜,“念儿快来。”他向她伸出手来,江念心中一喜,款款的向他走去,右手搭上了他炽热的左手。

“走吧。”秦之川说道。

“嗯。”

秦之川直接把江念拦腰抱起,江念被抱着还有些惊魂未定,神情恍惚的看着秦之川说道:“你抱着我作甚?”

“不想让你劳累,抱一抱你。”秦之川没有想到江念如此的瘦小,抱起来根本就没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那般正常重量,更像是小孩子。

他直接抱着她上了马车,江念看了看他抱着她的手,又看了看他说道:“现在可以放了吗?”他看着怀中的人满意的笑了笑。

“不可以。”秦之川一口拒绝了江念。

“……”

“那就走了。”

“嗯。”

马车就这么的走了,江念还是不习惯秦之川这么抱着,对他的一举一动感到陌生,“放我下来。”

“路上颠簸。”说着秦之川还把她抱得更紧了些,生怕她掉下去一样。

江念彻彻底底的无话可说了,只得依偎在他的怀中,她想着,这所有的一切应该是为了演戏给她父皇母后看的吧。

对于她而言,秦之川再怎么做她的口头上说不在乎,不想,可实际上心中却是欢喜。

云衣站在丞相府门口,瞧着渐渐消失在街道上的马车,心中暗自笑着,说道:“你这一去,可能就是一去不复返了。”

云衣问着站在一边的侍卫,“宫中的人可都安排好了?”

“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她过去了。”

“有把握她回不来吗?”云衣问道,她最关注的就是江念是否回得来丞相府,只要她回不来,这里的一切都是她的。

“十足的把握。”侍卫十分有把握的说道。

“那就好。”云衣看着丞相府的一切,满意的笑了笑。

“就算你再有本事,你也不过是我脚下的蝼蚁而已,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