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鸾归》锦鸾归木清音 总受 锦鸾归女王

更新时间:2020-07-28 12:05:00

《锦鸾归》锦鸾归木清音 总受 锦鸾归女王 连载中

《锦鸾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木清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瑾沫,薛玉环

木清音新书《锦鸾归》由木清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瑾沫,薛玉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京郊西山苏氏山庄。 “唔。” 苏瑾沫闷哼一声,费力地睁开眼。 耀目白光刺来,她倏地合上眼,头疼欲裂。 她没死? 薛玉环那贱人忍了...展开

《锦鸾归》免费试读

京郊西山苏氏山庄。

“唔。”

苏瑾沫闷哼一声,费力地睁开眼。

耀目白光刺来,她倏地合上眼,头疼欲裂。

她没死?

薛玉环那贱人忍了十年,终于在太子殿下登基前夜,甩出杀手锏,揭穿她非苏相亲女的隐秘,硬灌了她一碗鹤顶红!

狡兔死,走狗烹。

默念着薛玉环最后留给她的六个字,苏瑾沫只觉得浑身无一不疼。

殿下真的如此薄情寡义?她不信!

她身后站着相府,还有老夫人的娘家定北侯府,殿下绝无可能放弃她。

都是薛玉环那个贱人的诡计,想要她死不瞑目,她偏生不如贱人的意!

她才是殿下的心尖尖。

殿下说过,只要她好好调养身子,再诞下孩儿,便会立为太子,立她为皇后,将来便是太后,百年之后要入皇陵,与殿下合葬的!

想起深情厚意的殿下,苏瑾沫嘴角勾起,幽幽喟叹一声。

殿下,您可知,沫儿被人欺负了呢。

幸好沫儿乃真凰命格,遇难成祥,未叫那蛇蝎毒妇得手。

殿下,哦不,陛下,沫儿舍不得您,还要再陪您几十年,共享这大炎江山,生同衾死同穴,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至于薛玉环那起子贱人,想必陛下早已经将她们杀的杀,废的废了吧?

敢谋害她的麟儿,本就该挫骨扬灰,拿去喂狗!

苏瑾沫又快意又发狠,喉间一痒,不由得轻咳起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小姐,您醒了?”

门吱呀一声推开,一名青衣丫鬟忙忙跑进来,搁下烫手的药碗,捏着两边耳垂原地跳几下。

“碧丝?你不是死了么!”

苏瑾沫大吃一惊,咳得岔了气。

碧丝茫茫然抬头啊一声,吓了一哆嗦。

“小,小姐,您说碧丝怎么了?”

小姐不会是撞客了吧?怎么神神叨叨的?

丫鬟瑟缩地打量略显空旷的屋子,只觉得阴森森的。

她们连夜过来庄子上,行李还来不及收拾,小姐又发起热来,折腾得大家伙人仰马翻的,可千万别再出事了。

“小姐您是不是做梦了?梦里头也惦记着碧丝啊?嘻,我就知道我是小姐最喜欢的丫头。”

碧丝瞅瞅外头漆黑的夜色,壮着胆子凑近来,拿手背试小姐的额头。

“还有些热,不过没烫得那样厉害了。肖太医开的方子就是管用,小姐再喝几服药,便能好得差不多了。”

苏瑾沫沉默地听着贴身丫鬟的叽叽喳喳,目光奇异地上下打量她,又去看显然久不住人的朴素屋子,突然问了个古怪的问题。

“我今年多大了?”

碧丝甜美的笑容一僵,目光中闪过一抹惊恐,强撑着干笑小心回答:

“您昨儿个才过的十三岁生辰,您不记得啦?”

说着又忍不住抱怨:

“王家小姐也真是的,来人家家里做客还要说三道四的,广平侯世子要跟薛家联姻,与她有什么关系?她就是特地来戳小姐的心窝子,哼,烫她一碗热汤也不冤。”

“只可怜小姐受了天大的委屈,还要被老夫人罚跪。要不是有夫人护着,只怕老夫人还要逼着小姐去给那王家认错呢。”

“幸好小姐聪明,想了装病的法子,避来庄子上。咱们消消停停住着,看那王如意来不来给咱们道歉。”

苏瑾沫眼睛一亮,自陈旧的回忆中翻出这段来,才笑一声又牵出一连串咳嗽。

“水。”

碧丝将一个靠枕塞在她身后靠着,又将薄被往她身上拉了拉,这才忙忙去倒水。

“小姐,您慢点喝。”

苏瑾沫嗓子里火烧火燎的,不用丫头喂,自己端了甜白瓷的杯子大口喝水。

“再来一杯。”

甘霖入腹,带来一阵清凉,却还浇不灭心火。

她回来了?回到世子定亲之前?哈,太好了!

这一回,谁也别想抢她的世子妃之位,薛玉环那个贱人更不行!

苏瑾沫眼中似是氤氲着一团明灭飘渺的雾气,瞧不清底下真实情绪。

“把药拿来,我喝。”

碧丝眼底闪过一抹意外,先是惊喜,随即满满都是心疼。

小姐打小怕喝苦药,每次生病都要夫人哄好久才肯喝,如今却主动要求喝药,可见真是吃着教训了。

“我喂您喝,小心烫。”

碧丝端个杌子坐在床边,拿调羹盛了药汤一勺勺细细吹了喂她。

苏瑾沫张嘴干脆利索地喝了,连眉毛都不曾皱一下。

碧丝看着愈发心疼,小声抱怨。

“年前老夫人大寿,定北侯明明送了一枚回春丸做寿礼的。这次小姐受了伤,夫人亲自去求,老夫人却不舍得给,委屈小姐喝这苦死人的药汤子,偏心。”

“噤声。”苏瑾沫横了忠心的小丫头一眼,依旧觉得她如今尚且带着几分稚嫩的面孔,看起来如同做梦般不真实。

碧丝做了她的陪嫁丫头进侯府,在她初次怀孕不方便侍寝时,便被当时还是世子的李念收用了。

后来她的麟儿夭折,一怒之下发作下人,便一并将碧丝也给处置了。

直到上辈子临死前,薛玉环那个贱人得意洋洋说出当年真相,一切都是奸人算计,碧丝是好的。

呵,就连老天都瞧不过眼,见她死得冤,弥补她重新来过!

薛玉环怎么都想不到,她又回来了吧?

这一次,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的凤位,她皇儿的命,谁都休想觊觎半分!

眼下来看,碧丝倒是个可用的帮手。

苏瑾沫又吞下一口药汤,面不改色开口:

“回春丸何等金贵,有钱都买不到,谁得了都是用来压箱底保命的,岂能随意挥霍?”

她又喝一口药汤,自苦涩的滋味中分辨药材。

野参,黄芪,当归,穿心莲,陈皮……

不错,都是养身子的,肖太医的方子名不虚传,既贵又好。

“可是……”

碧丝还想说什么,被苏瑾沫阻止。

“好了,一碗汤药而已,别大惊小怪的,一会儿凉了,药效要打折扣的。”

苏瑾沫干脆自己端过药碗,仰头一饮而尽。

她将空了的药碗递给傻了的丫头,嘴角嘲讽地勾了勾。

她没赌气。

上辈子她想为世子生一个健壮聪慧的孩儿,却屡遭毒手。

孩子没保住不说,连她自己也遭了暗算,不得已只好常年卧床喝药调理身子,喝的药比吃的饭都多。

她早都习惯了,这一碗药真心不算什么。

如今,锦绣前程近在咫尺,这点苦头更是微不足道!

“碧草,拿银子出去买条命。”

“河间府温泉镇秀水村,杨锦鸾。”

苏瑾沫一字一顿,眼中雾气散开,露出一双亮得灼人的眸子。

这回她要先下手为强,不留任何把柄!

她就是货真价实的相府二小姐,苏瑾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