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明月韶歌》明月韶歌橙光君心 主角是乐文若,风劲的小说 明月韶歌GV

更新时间:2020-07-13 16:05:37

《明月韶歌》明月韶歌橙光君心 主角是乐文若,风劲的小说 明月韶歌GV 连载中

《明月韶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顾渊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乐文若,风劲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顾渊呀原创小说《明月韶歌》,主角是乐文若,风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听着我的话语,这一次,苏清韵竟是没有被我给吓到,反而是提着胆子来给我讲价还价来了。 我想苏清韵这次这么反常,许是是因为方才她在和...展开

《明月韶歌》免费试读

听着我的话语,这一次,苏清韵竟是没有被我给吓到,反而是提着胆子来给我讲价还价来了。

我想苏清韵这次这么反常,许是是因为方才她在和苏伯父那里讲价的时候吃了亏,所以她心里面的那口气有些不服。这才一逮住机会,就想来给我讨价。只不过,她这回难得聪明了一些,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忘了我可是个抠,而且远比苏伯父要难对付。

苏清韵道:“给你买路边的折扇,可成?”

我先是不言,随后对着她笑了笑,又将我方才抢过来,本属于她的手绢,准确无误的扔在了她怀中。

我将双手怀抱在一起,且放于胸前,微微摇了摇头。

苏清韵见着与我说讲道理讲不通,便红了双眼,打算学着我以前骗钱法子。

只见苏清韵直接躺在地上,并且不停地翻滚着小滚,随即她又似乎想起来什么,觉得这个动作甚为丢脸,便又开始担忧着自己的容貌会被别人认出,于是用右手在地上摸了把泥巴,且涂抹在脸上。

我甚是无语,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好你个苏清韵,胆子越发的大了,竟是用着我的法子对着我给耍无赖。我嘿嘿一笑,劳资今日若是治不了你,那么劳资此生都没有脸出去骗钱,发财致富养活永府了。

我取下束着头发的白玉簪子,将头发披散在前头,后又特意揉了几下头发,使自己看起来和个疯子似的。我望了望自己的朝服,眉头一皱,紧紧锁在了一起,随即我便也蹲下了身在地上用手抹了一把泥巴。我望着手中的泥巴,便又因着本能反应,停下了动作,仔细的打量了几下泥巴的品质。

苏清韵被我的行为给吓了一跳,一时间竟连打滚也忘记了,苏清韵问我道:“乐文若,你做什么?”

我收回心神,只笑不答。我的皮肤偏白,月光照样在我的脸上,再配上遮挡着我整个脸的头发,以及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乍一看,让人只觉是幽魂。

苏清韵望着我,打了个颤抖,显然是被吓到了,我将手中的泥巴涂抹在衣服上,使人不能看出我穿的是朝服。我见着自己的准备工作差不多了,便将手中的长袖一撸起,抬起手运用着掌力便往苏清韵的身上挥去。

这一挥,我虽然没有运用内力,可却也足足用了三成力气。这一掌,看起来十分可怕,吓得苏清韵忙捧着头,打着滚儿滚到树后面。

我,苏清韵,上官月三人在私下经常比武,而且只要是吃饭,那都少不了一顿比。而且大抵比的是今儿个谁输得最惨,那便由谁来买单。当然,自然,我们三的每次比武,她们两个是绝不会选择我。哪怕是当初得我只是个残废,也是她们比不过的。而且尤其是我运用起内力,手法来,她们两个哪怕是联手也抗不下三招。

苏清韵蹲在树后,直视着我:“乐文若,你快给我收手,等会你这一掌,可是会把这棵千年梧桐树给打倒的。乐文若,我可跟你说,这梧桐树不是我家的。你等会将它给打倒了,我可管不了,也帮不了你。而且等会你若是真的把它给打倒,你又给这么多人给见着了,官府可定是会寻出你的身份,要你赔偿的。”

我笑颜如花,颇为潇洒的将头前的长发扔在头后,我将左脚的膝盖并放在树上,右手随意的抓住梧桐树树枝,我那模样看起来,潇洒极了,也肆意极了。我望着梧桐树,微用会内力,只见这梧桐树便直直的摔倒在了地上,并将这草丛给砸出了一个坑。

我拍拍自己的手,颇为豪放的道:“大不了我今日再坑你两把白玉折扇,三把烟雨阁的招牌折揲扇,且拿其中的一把折扇进行抵账呗。”

所谓的白玉折扇,便是那折扇是用白玉制作成的,而且那制作折扇的白玉还是上好的羊脂玉,凝如白脂。

制作白玉折扇的步骤大抵是将羊脂玉弄成十二片,而随后再将这十二片羊脂玉用上好的特质丝线将其连在一起,待弄在一起后,再将这折扇打开,并在十二片羊脂玉上雕刻出你所喜爱的画作,亦或者是你最喜爱的美景,诗词。

由于这白玉折扇极其精致,且又因这白玉折扇的制作法子极为特殊。所以只有在烟雨阁中有得制作,有的卖。这白玉折扇虽是在烟雨阁中出产,但也依旧卖的极其昂贵。你的家族里面,若是没有点底蕴,那么,你根本就买不起。

白玉折扇虽然精美,但握在手中,极其的沉重,且远远达不到扇风效果,你若是用它来扇风,那么它扇起风来的风,风劲极小。制作白玉折扇使用的羊脂玉,虽然冬暖夏凉,但大多人依旧不会经常握在手中,大多只用来收藏。

为此,烟雨阁还制作出了一种折扇-折蝶扇,这种折扇能够弥补白玉折扇的不足。

烟雨阁的折蝶扇,用的材料也极其珍贵,而且它的制作手法比白玉折扇更为精良。光是一把小小的折蝶扇便综合了雕刻、书法、编织、编结、装裱、烙画、玉器、漆器、刺绣等多种艺术手法。更别提对那些极为顺手的折碟扇所采用的手法。

更为重要的是,它极其轻巧,而且折碟扇的手柄那处,用的依旧是冬暖夏凉的羊脂玉,好使你在夏日里将它用来扇风时使你使用适手十分,凉爽,舒适。折蝶扇扇起风来,它的风劲是极其大。不过大多数人去烟雨阁中买这种折蝶扇,只是用来装帅而已。

不然,若只是用来扇风,而不用来装帅,那么谁愿意花重金傻傻的来买这折碟扇来扇扇风的?

我刚刚拍倒的千年梧桐树,虽然珍贵,可是与我方才所介绍的折扇比起来,那就相差太多了。

苏清韵见着梧桐树倒了,忙运用轻功跑到一边,死死的瞪着倒在地上的梧桐树,惊得樱桃小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苏清韵道:“乐文若,你还真拍啊?你个穷鬼。你告诉我,是这谁给你的勇气,竟让你狠下了心,将千年梧桐树给你一掌给拍倒地上了?”

苏清韵围着那倒在地上的梧桐树,双手放于后方,不停地围转着它转圈圈,没过多久,苏清韵又转过身,对着我道:“好了,永王府这回可被你乐文若坑惨了。”

闻言,我对着苏清韵笑了笑,我的头发依旧散落在身后,没有用白玉簪子给挽住,但它却已经被我的五指给梳得直直了,我凑了凑手,嘴带笑意道:“哼,这算什么,这不是还有你等会给我买得五把折扇吗?我只要随便拿出一把烟雨阁的折扇,那我便可以买十棵千年梧桐树。”

苏清韵跳起了脚,指了指烟雨阁的方向,对着我说道:“这是折扇不折扇的问题嘛?这千年梧桐树乃是名贵树木,根本就不能用钱财去购买,你只能用比这千年梧桐树更为珍贵的珍宝来用来抵制。烟雨阁里面的折扇虽能抵购千年梧桐树,可是,今日又不是十五,烟雨阁又给你不开门。你跟我说,你怎么跑到这烟雨阁里面去购买折扇,好用来抵购这千年梧桐树的?”

我听着又冷哼一声道:“哼,怕啥。”随即,我默默地从袖中拿出两张纸卷,而那两张纸卷,上面写着的正是“随时恭候”四个字。

这一次,苏清韵望着我手中的纸卷,不再是惊得那樱桃小嘴嘴中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而是能给塞进两个鸡蛋。苏清韵忙跑到我面前,死死的捂着我手中拿的那两张纸卷,且惊喜的对着我道:“哎,是两张呢,还是永久的。”

苏清韵和变了了个脸似的,满眼期待的望着我,还时不时一脸傻笑的对着我道:“苏清韵,你这纸卷哪里弄来的?”

我嘴角上扬,双手怀抱在一起,我将手放于胸前,一副懒散模样,淡淡说道:“你猜?”

苏清韵摇了摇头,表示她猜不出来。随即我笑了笑,指了指地上道:“上一次烟雨阁开门,我蹲在门口,给捡到的。”说完,我便又将袖子给撸到上方,待我见着苏清韵眼中的疑惑消失,我才抬起手,便往苏清韵身上打了一拳。

苏清韵懵了懵,吃痛的捂住方才被我打的地方,并不解的对着我道:“乐文若,你打我干嘛?”

我又凑了凑手,凑的骨头一阵轻响,我道:“方才,你做了什么,可莫要给我忘记了。好你个乐文若,竟用着我的法子来给我吃瘪,我可跟你说,方才在你躺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我可是在心中暗暗发了一个誓的,我今日若是不好好的制服制服下你,难保你还会有下一次。”

苏清韵在心中大叫一声不妙,方才她看到纸卷太过于激动了,都忘了这茬。

苏清韵本打算用着轻功离去,逃离我的魔掌,可等她运用了轻功,却发现她自己怎么也动不了。于是苏清韵转过头,望了一眼,却发现她的裙边正被我用着十成力气,给死死的抓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