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伪善》重生之完美未来 最新章节 重生之伪善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19-12-10 12:05:23

《重生之伪善》重生之完美未来 最新章节 重生之伪善章节列表 连载中

《重生之伪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米黄色的企鹅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宇文佑,叶旭廷

主角是宇文佑,叶旭廷的小说《重生之伪善》此文是米黄色的企鹅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叶旭廷双手抱胸,瞥见他一身利落的装扮还有马背上的弓箭,问道:“你,打猎去了?猎物呢?” “都送人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宇文佑跳下...展开

《重生之伪善》免费试读

叶旭廷双手抱胸,瞥见他一身利落的装扮还有马背上的弓箭,问道:“你,打猎去了?猎物呢?”

“都送人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宇文佑跳下马,见他穿的一本正经,不会是下了学就一直在这里吧?

“当然是等你了,连着两天早出晚归的,我只能堵在这里,你明天去念书吗?”叶旭廷问道。

“不去了,我打算大婚之后就去燕州,这几年要痛痛快快地过。”宇文佑笑道。

“你不是不想去封地吗,怎么突然改主意了?”他们两个无话不谈,自然知道宇文佑有多么不想去封地。

“养伤的这些日子看了点关于燕州的书,发现封地除了乱了点,穷了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在京城里,我处处受人压制,去了封地反而自在。”宇文佑道,去了封地,他们再要见面就不容易了。

“说的也是,留在京城虽然饿不着冻不着,但真心憋得慌。有的时候,我都想卷两件衣服去边关投军,哪怕是当大头兵我也乐意。”叶旭廷觉得宇文佑肯定是心凉了,才想要离开京城,笑着说了几句,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这想法来得太突然,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只好说道,“阿佑,你明天不要出去了,我下了学去找你。”

“行,宫门要关了,我先进去了。”宇文佑听见宫门关闭的声音,匆匆说了句就赶紧走了。

叶旭廷一直站到宫门紧闭,才慢悠悠的爬上马,紧皱的眉头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阿佑,我问你一句话,你认真回答我。”叶旭廷红着眼睛,竟是一夜没睡,“你去燕州,是想当个有名无实的王爷,还是大权在握的土皇帝?”

“燕州是我的封地,自然要掌握在我的手里,否则同样是受人辖制,我不如留在京城好了。”宇文佑说道。

“好。”叶旭廷拳头击向掌心,热血沸腾地说了句让宇文佑瞠目结舌的话,“我跟你一起去。”

“你也要去燕州?”宇文佑惊诧的看着叶旭廷,这个时候的叶旭廷,正是对未来充满各种期待的时候,竟然愿意和他一起去燕州?

“我不想留在京城窝窝囊囊的过一辈子,早晚要去疆场厮杀,燕州再凶险还能比得了疆场?”叶旭廷说着忽然笑道,“去了封地,你可要让我当大将军。”

“让你当大将军自然不是问题,但是藩王封地上的大将军,到底比不上朝廷里的名正言顺。”宇文佑不想再连累叶旭廷,“且封地回到我的手里不是一年半载能行的,中间会有多少危险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以你的天分和家世,出人头地不过是早晚的事,没必要跟我去冒险。”

“出人头地?什么叫出人头地?我用自己的血和Xing命让将军府的名声更上一层楼,好让我的祖父,父亲,兄弟施舍般的,正眼看一看我这个卑微的庶子?如果我死在了边疆,他们有谁能为我掉一滴泪,哪怕是叹息一声?平日里对我不闻不问,凭什么享受我带来的荣耀。”叶旭廷冷哼道,“与其便宜了他们,倒不如帮帮我的好兄弟。”

曾经的宇文佑或许会跟他同仇敌忾,如今从一个大人的角度来看,却觉得叶旭廷的想法有些偏激:“你看看我,就知道什么叫卑微了,我父皇可是从来不正眼看我的。你爹就好得多,在他眼中,你们都是他的儿子,并无太大分别。之所以更看重嫡出,一是因其外家得力,二则是物以稀为贵。毕竟庶子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嫡子则有限。想想,若你果真去了边关,将军府肯定会尽力护你周全。”

叶旭廷有些诧异的看着宇文佑,愣了半晌后还是轻嗤出声:“你也说是尽力,是尽全力,还是尽绵薄之力,这也得看对象吧。同样是儿子,却要被划分成三六九等,做了十多年的候补,我招谁惹谁了。反正封地我是去定了,小爷有多值钱可不需要他们来判定。”

“好,你敢去,我还不敢收吗。为了咱们自己的将来,以茶代酒,干了。”宇文佑举杯笑道,叶旭廷只是不甘心被家人忽视,怨恨谈不上。

既决定了一同去封地,叶旭廷便兴致勃勃地说着去了燕州要如何如何,只觉得那样一个形同乱世的所在,才是男子汉挥洒热血之处。只是他从来没有参与过正经事务,对宇文佑提出的弊端,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那个,车到山前必有路,先打下来再说。”叶旭廷苦恼地搔了搔头,一拍桌子道,“人才嘛,等你有了名气,自己就来了。”

宇文佑点点头,离他大婚还有四年时间,足够准备的了。他现在最低的要求,就是在乱世到来之际,有自保的能力。因为他从不认为,没他掺合这天下就太平了。

唔,大婚,明年的这个时候,他的婚事就定下来了。因为顾芳仪的缘故,他一直不喜欢那个胆小怯懦的女人,直到给她收拾遗物,才知道这个吭吭哧哧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女人喜欢记手札,那里面竟然充满着对他的,感激。以至于他之后的几年,总是时不时地想起那手漂亮的蝇头小楷,搞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自卑敏感到那种程度。

听闻宇文佑不打算再去南书房,叶旭廷也不想去了。

“小爷现在下场考试,不说名列三甲,考个举人秀才还是妥妥的。我不指着考科举做官,这书再念下去也没意思。”叶旭廷本就不是爱读书的人,要不是选上做宇文佑的伴读,他早就投身边关了,“不过,离着去封地的日子还远,咱们总不能跟那些纨绔似的斗鸡遛狗吧?”

“你不是一直想要上战场吗?那就在我去封地之前,混出点名堂。我将来去封地,十有八九是什么都没有的,带上你这个威风凛凛的少将军,也不至于太跌份儿。”宇文佑笑道,如果叶旭廷就此放弃同去燕州的想法也好。

“好极,那你呢?”出身将军府的叶旭廷,从懂事起就向往着跃马疆场,他自然是想去的。但他一直把宇文佑当做是弟弟来照看,要他为了理想抛下宇文佑不管,他做不到。

“我当然也不能闲着,这几日认识了几个有趣的人,我试着能不能把他们送到燕州去。”宇文佑笑得Jian诈,“我如今离不开京城,就让他们先帮我把燕州搅成一滩浑水,我去了才有空可钻。”

“好主意,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既能乱了燕州,又不用担心他们坐大。”叶旭廷赞道,枉他长宇文佑一岁,如今越发被他给比下去了。看来,他得更加努力才行。

只不过叶将军显然不会像老皇帝“纵容”宇文佑一般,让叶旭廷为所欲为,几番冲突之后,就传来叶旭廷被关祠堂的消息。

“这几天,怎么没看到那个和你一起的少年了?”白子仁问道。

“旭廷想要从军,不过他家里人觉得太早了,不肯答应,正闹矛盾呢。”宇文佑带着幸灾乐祸的说道。

“才十四岁,是有点早。”白子仁笑着摇头,“少年人凭着一腔热血,刀山火海都敢闯,这种冲动真是让人羡慕啊。”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白大哥也年轻着呢。”宇文佑道。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他对白子仁已经不再是最初的那种奇货可居的心理,而是真心爱惜他这个人才。可是白子仁自己,却像是身怀重宝却半点不爱惜,旁人眼红又强抢不来,这种感觉真他的娘的憋屈。

“世道不太平,我有妻有子,不想为了些虚名抱负,让他们担惊受怕。”白子仁若有所觉地瞥了宇文佑一眼。从第一天见面,他就觉得这个自称顾佑的少年有古怪,后来的接触中,更是不止一次流露出拉拢他的意思,虽被拒绝却从不气馁,反倒是越走越近。民生百态,国家大事,没有他们谈不了的话题,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说得来的人。只要宇文佑对他的家人没有恶意,他不在乎对方是什么来历。

两人正说着话,陈氏阴沉着脸进来了:“虎毒还不食子呢,有些人为了荣华富贵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陈氏也是个很特别的人,她在一善堂里是个言辞利落,医术高明的大夫,只是从来不去别人的家中看诊。传闻她一进入陌生的环境,尤其是达官贵人的府邸,就会紧张得浑身冒冷汗,所学尽忘。所以想找她治病的人只能登门拜访,一善堂有布置清雅的小间,就是给贵人们准备的。他也是在后来才见识到她嬉笑怒骂的本来面目,例如这个时候,怒气冲冲,似乎再来一点刺激她就要去骂街了。

宇文佑莫名其妙的看着白子仁,白子仁一直在这里跟他说话,自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陈氏衣服上沾了血渍,笑问道:“是哪个做老子的,把儿子给打得头破血流了?”老子打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但把人打得要送医馆,就有些过分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