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独宠娇妻市长老好霸道 现代言情小说 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直人

更新时间:2019-11-12 16:19:26

《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独宠娇妻市长老好霸道 现代言情小说 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直人 已完结

《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沫霜霜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顾桑榆,高湛

完结小说《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是沫霜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桑榆,高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陆哲送顾桑榆回家的时候,发现小区门口站了个人。 是高湛。 车窗没有摇下来,他应该看不到她。 “我还不想看到他。”她声音闷闷的。...展开

《独宠娇妻:尤物老婆太撩人》免费试读

陆哲送顾桑榆回家的时候,发现小区门口站了个人。

是高湛。

车窗没有摇下来,他应该看不到她。

“我还不想看到他。”她声音闷闷的。

她都已经从她们一起居住的房子搬出来了,现在住的这个是她过世的母亲留给她的老房子。一个月了,从她发现高湛跟韩雁声的关系已经一个月了,早不找来,现在在下面等,太晚了。

“我还是下去跟他说清楚吧——”顾桑榆打开车门的手又顿了顿,终是没有勇气。

明明犯错的是高湛,明明是他对不起她。

为什么怯懦的反而是她呢?

一想到高湛拥着韩雁声,心里就像堵了个石头,喘不过气来。

叶县太小,随便一条街都能碰到。

不管走到哪个地方,都能想到他们的曾经,碰到任何一个熟人,都会问到最近她跟高湛的近况。

每个地方都有他们的回忆,走到熟悉的地方就会想起,这记忆不由自己控制,这段时间时时浮现。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些记忆全都是美好甜蜜,连争吵都值得怀念。而现在,浮现的回忆就像是寒冬腊月凛冽的风,生生刮的她身寒心冷。

在车里坐了将近两个小时。

高湛终于走了。

顾桑榆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想哭。

那是她爱着的人啊,五年来心心念念的全都是这个男人。

一心一意相待,从少年时期相识,到成年后的相恋,她曾经以为他们会携手走过这一生。

而现在,她连下车去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

她害怕,她害怕高湛对她说出那些话,与其由他来说,不如自己主动放手。

所以,她不见他。

这是我对你最后的温柔,高湛。

我这就成全你,成全雁声,也成全自己。

顾桑榆关上门,刚才陆哲说要送自己上楼被她拒绝了,他也并没有多说,叮嘱了她几句就走了。

现在想想,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太不真实了。

说老实话,她真的对陆哲不太了解。

他的很多事情还都是从同事那儿听来的,虽然他们都在一个楼层工作,但一个星期能碰到一次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记得有一次有个报告要找陆哲签字,她每次去他办公室都没人,等了有一个星期才等到陆哲。

他今天对她说的那些话,言犹在耳,他的声音很是低沉有磁性,他漆黑的眼眸里全是她的倒影,那样的情境,让她的心也有了一瞬间的柔软。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隐隐约约好像——有些片段还是能想起来的,脸有些烧。

摇摇头,不想去想这些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好才是真的。

陆哲说帮她请律师,她思来想去这种事情还是不麻烦他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她不想给他添麻烦,也不想欠他人情。

她想起来母亲生前有一位好友叫周琦,是市里的律师,好像之前在哪个抽屉见到过名片,这会想不太起来了,得好好找找。

翻了半天从老衣柜里面的文件袋里翻了出来,她把电话存到手机里,先给她发了条短信。先表明了她是刘青的女儿,把自己目前的情况说了一下,因为不知道周琦是不是在忙所以先发了短信,等周琦有时间再打电话详细说。

短信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周琦就回信息了。

她说现在正在开会确实不方便接电话,但是看到短信后心里比较焦急,她准备过两天从市里开车过来找顾桑榆,详细问清楚情况后在做打算。

看完短信之后,顾桑榆心里还是很感激的。她对于这位周阿姨,倒不是特别熟悉,只是母亲生前提起过,小的时候见过几次,后来周阿姨去了市里面,就不怎么联系了。但因为顾桑榆的一个短信,能放下手头的工作赶过来面谈,这让她感觉到了自己还是有依靠的。

她转过头看着墙上的遗像,黑白色照片里的中年女人笑的很灿烂。

因为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好,她中午又补了一觉。

刚睡醒,电话就响了。

是木杉。

顾桑榆有那么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其中数木杉和秦悦跟她关系最好。

“桑榆,出来玩儿。”

“回来啦,一回来就想着玩,”本来是没什么心情的,但因为木杉借调到别的县城去,一个月回来一次,算算时间也确实好久没见了,不想扫了她的兴致,顾桑榆伸了个懒腰问:“地点。”

“老地方,不准带家属。”木杉笑道:“我两都是孤家寡人,可见不得你们两口子亲亲我我。”

“知道了。”她知道木杉是开玩笑的,她也没想过瞒着她们,刚好今天她回来,借这个机会给她们说说。

木杉跟她约的地方就叫老地方,是家西餐厅。老板也跟她们熟悉,见顾桑榆来了,招呼了个服务生带她去小包厢。

木杉往顾桑榆身后瞟了瞟。

“别看了,没来。”顾桑榆把大衣挂到墙上,坐了下来。

“今天稀奇了,该不会我说不让你带家属你就真不带了吧。”木杉笑道:“那我可罪过了,回头要是高湛知道了,肯定又得说我。”

顾桑榆给了她一个白眼,正色道:“刚好有个事跟你们说说。”

秦悦见她神情有些严肃,问:“怎么了,看你这样正经。”

“我和高湛领证的事情你两是知道的,所以我想这事应该先跟你们商量商量。”

木杉见她神情严肃中带着些落寞,也收起了笑:“说吧,什么事。”

“我想了一个月了,我要和高湛离婚,”顾桑榆顿了顿:“我知道你两肯定要骂我,但先听我把话说完。”

“大约一个月前,我出了趟差,回来的时候发现的。高湛和雁声在一起了。”顾桑榆闭了闭眼,脑子里浮现当时的场景。

她原计划的半个月的培训提前三天回家,等待她的不是爱人的温言细语,而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幕——她看到地上散落的衣衫,门口的女士高跟鞋,一瞬间有些错愣。她几步走到卧室前,那原本是她的大床此刻躺着别的女人。

两人相拥而眠。

她的爱人,她为之付出了一切的男人,拥着别的女人,而那女人——居然是韩雁声。

还是高湛先醒了过来。

他来不及说一句话,顾桑榆已经跑了出去。

事情发生了一个月了,高湛始终没有来找过她,直到今天上午。

“我亲眼看到的,我要和他离婚,具体的就不跟你们说了,但你们别劝我,”顾桑榆哑然一笑:“我自己知道我和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不容易,我也不愿把他就那样让给别人,但感情这种事情,最是揉不得沙子,因为从前的情谊,我一直在想到底该怎么办,但我思来想去,仍然是没办法原谅他。别人不知道我和他领了证,但我想,我还是应该跟你们说一声,毕竟,这世上我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木杉初听脸上是惊讶,听到最后眼睛也红了:“桑榆你别伤心,你既然下定决心,我们也不多说,只告诉你,他竟敢欺负你到这个份上,先别说你,我和小悦也不会放过他的!还有那个女人,我也一道收拾了!”

“木杉你别急,你先听桑榆把话说完,”秦悦安抚道:“我想她有自己的打算。”

“我这想法只是先告诉你们两,但事情还有些麻烦,我们之前住的那个房子是以我的名义买的,但他现在还住在里面。他的那家小公司之前我也借了不少钱给他投资,这些我都是要跟他分一分的,”顾桑榆说:“其实我心里真想把这两人狠狠揍一顿解解气,可我们也毕竟不是小孩子了。”

“那你说,就这样放过他们两?”木杉撇撇嘴:“我可不甘心。”

“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两,我这人你还不清楚吗?”顾桑榆看她气鼓鼓的,捏了捏她的脸:“明着不行,还不能来暗的吗?”

秦悦眼睛一亮:“我好像记得,木杉你二叔好像跟高湛有生意上的往来吧?”

“什么意思?”木杉问。

“笨死了,”秦悦笑道:“你回去跟你二叔说说不就完了,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反正缠着你二叔不跟他合作不就完了吗?顺便在他们那个圈子传播传播,让他以后都不能顺利的谈下来单子,这不是比打他们一顿更解气?”

“对对对,还是秦悦你聪明,”木杉哈哈笑出了声:“把他名声搞臭,让他没办法继续赚钱。”

“没有了钱,又没有房子,公司运转不开,我看那个韩雁声还能跟他在一起同甘共苦多久,”顾桑榆表情有些冷淡:“只这些还不行,之前他有一些合作伙伴都是我去接洽的,他们大部分都是看在我妈***面子上才跟高湛合作的,只要我稍微跟他们一提,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影响。”

“不错,就这么做。”秦悦拍拍她的手:“只是桑榆你自己要想得开,我们也不过是想替你出出气而已。别太为难自己。”

“我有什么好为难的,”顾桑榆神情淡淡:“我这人最是爱憎分明,我曾经那么爱他,现在,也只剩下恨了。”

“我也不劝你,你从小主意最多,你既然决定了,我两肯定是全力支持的,”秦悦说:“只是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顾桑榆没有接话。

秦悦又问道:“你前面说的要和他离婚,律师请好了吗?先调解吗?”

“我跟妈妈生前的好友联系过了,她说过两天来问问具体情况,”顾桑榆摇了摇头:“不调解,直接申请离婚。房子他是拿不走的,公司,我要一半。”

“你都想好了,我们也不多说了,”秦悦说:“还需要什么帮助就跟我们说,木杉虽然过两天又要走了,但我还在。”

顾桑榆点点头:“我知道的,也幸好还有你们。”

“好了好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先不说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